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晓波的博客

中国公司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网易考拉推荐

吴敬琏:“批判性精神”与“建构性人格”  

2010-01-19 11: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自己的反对态度而付出了代价。然而,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必需的。   同时,他又总是以建构性的角度来思考所有的问题,即便在最困难的局面中,他仍然希望找到一条可能的出路。自20世纪初期以来,中国的知识阶层就形成一种善于破坏、乐于破坏、沉浸于破坏的“悲情情结”,非极左即极右,视改良主义为“犬儒”,对中庸和妥协的精神抱持道德上的鄙视。在公众舆论及学界,吴敬琏常常遭到“误读”。有人因“吴市场”之名,认定他是一个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主张把一切都扔给市场来解决,也有人因他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及政策设计人身份,认定他是中央行政集权的最大拥护者。而两种观点似乎都有偏颇。吴敬琏的经济理论要复杂得多,与放纵任何一方相比,他似乎更相信“有限”——有限的政府、有限的市场、有限的利益与有限的正义,他对行政性分权与经济性分权的独特理解,可以为证。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中国的社会变革正是呈现出一种渐进、改良的特征,尽管一直到今日,它仍然没有到达真正的终点,然而它确乎在充满了质疑和摇摆中走出了一条曲线前行的道路。而这正可谓是吴敬琏式的胜利。   “为什么激进的革命道路没能带来人民的福利和社会的进步,相反还转化成了新的专制主义?”吴敬琏的思考答案是:不论是“左”的极端主义还是“右”的极端主义,都会给社会带来灾难。在重大的社会变革中,理想的模式是政治观点分歧双方温和派的结合。如果不是这样,只要一方出现极端派,另一方也必定分裂出自己的极端派,如果两边的温和派不能掌控局面而逐渐被边缘化,社会就会被撕裂而趋向极端。   吴敬琏由这个结论,进而推演到对中国现代化的思考。对于当代中国人来

这个月的24日,是吴敬琏先生八十大寿,对于中国经济理论界而言,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下面这段话是我特别想说的-- 中国之未来变革,需要更多结合了“批判性精神”与“建构性人格”的知识分子的集体出现。这正是我们从吴敬琏——这位八十岁老者身上得到的最大的财富。

下面是发在《东方企业家》上的专栏

  

【】

      在过去的半年多里,我有机会接触这位当今中国最著名的经济学家,并协助他完成了长篇口述史的记录。在这段时间里,我亲身感受到了前辈学人的风采与学识,同时也在思考一个命题:在吴敬琏的身上到底存在着怎样的人格气质,得以在一个如此混乱的转型社会中发挥出知识分子的作用,并能够保持独立性?

  现在,我有一个小小的心得。我认为,吴敬琏的人格特征,似乎可以如此描述:他是一个批判性精神与建构性人格的混合体。

因自己的反对态度而付出了代价。然而,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必需的。   同时,他又总是以建构性的角度来思考所有的问题,即便在最困难的局面中,他仍然希望找到一条可能的出路。自20世纪初期以来,中国的知识阶层就形成一种善于破坏、乐于破坏、沉浸于破坏的“悲情情结”,非极左即极右,视改良主义为“犬儒”,对中庸和妥协的精神抱持道德上的鄙视。在公众舆论及学界,吴敬琏常常遭到“误读”。有人因“吴市场”之名,认定他是一个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主张把一切都扔给市场来解决,也有人因他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及政策设计人身份,认定他是中央行政集权的最大拥护者。而两种观点似乎都有偏颇。吴敬琏的经济理论要复杂得多,与放纵任何一方相比,他似乎更相信“有限”——有限的政府、有限的市场、有限的利益与有限的正义,他对行政性分权与经济性分权的独特理解,可以为证。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中国的社会变革正是呈现出一种渐进、改良的特征,尽管一直到今日,它仍然没有到达真正的终点,然而它确乎在充满了质疑和摇摆中走出了一条曲线前行的道路。而这正可谓是吴敬琏式的胜利。   “为什么激进的革命道路没能带来人民的福利和社会的进步,相反还转化成了新的专制主义?”吴敬琏的思考答案是:不论是“左”的极端主义还是“右”的极端主义,都会给社会带来灾难。在重大的社会变革中,理想的模式是政治观点分歧双方温和派的结合。如果不是这样,只要一方出现极端派,另一方也必定分裂出自己的极端派,如果两边的温和派不能掌控局面而逐渐被边缘化,社会就会被撕裂而趋向极端。   吴敬琏由这个结论,进而推演到对中国现代化的思考。对于当代中国人来

  在五十多年的经济学家生涯中,他一直保持着思想的独立和精神的自由,这在他看来似乎是最最重要的。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记者问,“你对自己成为决策层智囊是否感到骄傲?”他当即回答说,“智囊不智囊的,一点不重要的,作为经济学家首要的职责是研究科学,是做一个有独立立场的观察者。”他的女儿吴晓莲也这样评论他的父亲,“公众可能认为我的父亲距离决策层很近,但我不觉得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他只是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学者,向决策者提出尽可能正确的建议,至于被不被采纳,那是另外一回事。”从本性而言,吴敬琏不是一个好斗的人,他同计划派人士对阵作战,与一些学者激烈辩驳——有时候还包括多年的老朋友,在晚年,他与某些激进的网民“势不两立”,在这些过程中,他并没有感到什么乐趣,甚至还因自己的反对态度而付出了代价。然而,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必需的。

  同时,他又总是以建构性的角度来思考所有的问题,即便在最困难的局面中,他仍然希望找到一条可能的出路。自20世纪初期以来,中国的知识阶层就形成一种善于破坏、乐于破坏、沉浸于破坏的“悲情情结”,非极左即极右,视改良主义为“犬儒”,对中庸和妥协的精神抱持道德上的鄙视。在公众舆论及学界,吴敬琏常常遭到“误读”。有人因“吴市场”之名,认定他是一个市场原教旨主义者,主张把一切都扔给市场来解决,也有人因他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及政策设计人身份,认定他是中央行政集权的最大拥护者。而两种观点似乎都有偏颇。吴敬琏的经济理论要复杂得多,与放纵任何一方相比,他似乎更相信“有限”——有限的政府、有限的市场、有限的利益与有限的正义,他对行政性分权与经济性分权的独特理解,可以为证。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中国的社会变革正是呈现出一种渐进、改良的特征,尽管一直到今日,它仍然没有到达真正的终点,然而它确乎在充满了质疑和摇摆中走出了一条曲线前行的道路。而这正可谓是吴敬琏式的胜利。

  “为什么激进的革命道路没能带来人民的福利和社会的进步,相反还转化成了新的专制主义?”吴敬琏的思考答案是:不论是“左”的极端主义还是“右”的极端主义,都会给社会带来灾难。在重大的社会变革中,理想的模式是政治观点分歧双方温和派的结合。如果不是这样,只要一方出现极端派,另一方也必定分裂出自己的极端派,如果两边的温和派不能掌控局面而逐渐被边缘化,社会就会被撕裂而趋向极端。

说,值得庆幸的是,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中国政界、学界、企业界有识之士痛定思痛,在建设富裕、民主、文明国家这一基本共识的基础之上,开始了市场取向的改革。但是,中国离建成富裕、民主、文明国家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吴敬琏继续说,有些人认为,在暴君与暴民之间二者择一、一治一乱,是中国历史的宿命,只能听之任之而无法逃避。我认为这个结论是不能成立的,因为中国历史上的轮回,是旧的社会结构的产物,而不是不可改变的。近代经济社会结构的变化,使中坚力量主导社会发展趋向成为可能。   从吴敬琏的这些文字中,我们可以清晰地读出梁启超、胡适、晏阳初、顾准的影子。的确,中国之未来变革,需要更多结合了“批判性精神”与“建构性人格”的知识分子的集体出现。这正是我们从吴敬琏——这位八十岁老者身上得到的最大的财富。

  吴敬琏由这个结论,进而推演到对中国现代化的思考。对于当代中国人来说,值得庆幸的是,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中国政界、学界、企业界有识之士痛定思痛,在建设富裕、民主、文明国家这一基本共识的基础之上,开始了市场取向的改革。但是,中国离建成富裕、民主、文明国家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吴敬琏继续说,有些人认为,在暴君与暴民之间二者择一、一治一乱,是中国历史的宿命,只能听之任之而无法逃避。我认为这个结论是不能成立的,因为中国历史上的轮回,是旧的社会结构的产物,而不是不可改变的。近代经济社会结构的变化,使中坚力量主导社会发展趋向成为可能。

  从吴敬琏的这些文字中,我们可以清晰地读出梁启超、胡适、晏阳初、顾准的影子。的确,中国之未来变革,需要更多结合了“批判性精神”与“建构性人格”的知识分子的集体出现。这正是我们从吴敬琏——这位八十岁老者身上得到的最大的财富。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ivpbfzi

  评论这张
 
阅读(1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