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晓波的博客

中国公司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网易考拉推荐

你指望潘石屹代表谁的利益?  

2009-02-06 12: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发在FT中文网上的专栏。

想象几千个人聚在一起,都是代表着一个利益集团在说话的,想想吧,除了大合唱,那个景象一定很奇怪。 我真的很希望,人大代表潘石屹先生,政协委员张茵女士,能够好好的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把心里话说出来,把自己的政见表述清楚。在一个成熟的现代社会中,并不存在一个孤立的阶层,他们的诉求只有利于自己。譬如,潘石屹和张茵的那几个议案,都是公共利益表达的一部分。 布热津斯基曾经说过一段很有启发性的话,他认为,“一个不正常的公民社会的实质就是消除一切自发的政治生活,把社会中的人分裂成一个个的原子,其目的在于使每个人只能孤立地面对整个制度,从而使人感到形单影只,而且往往茫然若失,敢怒不敢言。”而“两会”制度正是为了让社会的各个阶层都能够形成鲜明的利益群体,以此来表达自己对制度的态度与解读。因此,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来切割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思路,现在应该被彻底地抛弃了。当这个社会上的每个人,都能够代表自己,以及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大声说话的时候――中国成熟了。

【】你指望潘石屹代表谁的利益?

 

 

今天发在FT中文网上的专栏。 【】你指望潘石屹代表谁的利益? 据公告,全国两会――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将分别于一个月后的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可以预见的是,宏观经济政策将成为最重要的关注焦点。在这篇专栏中想讨论的话题是,我们愿意看到怎样的议政景象? 不久前 ,北京市人大代表、地产业的著名人士潘石屹提出了他的三个提案,“建议降低商业物业出租税;、建议北京市取消‘双限房’、让土地交易市场更加透明化。”媒体报道的标题是,《潘石屹人大提案被批“代表自己利益”》。到了网上,跟贴无数,砖石俱下, 我看着标题就想笑。在这篇专栏里试问一声:你指望潘石屹代表谁的利益? 这样的问号在上一年的全国两会上已经冒出来过了。 那次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玖龙纸业董事长、被胡润评上过“中国首富”的张茵提出了三个提案,分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应取消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降低富人税负,把月薪10万元以上的最高累进税率从45%减至30%、鼓励企业进口先进高效的节能环保设备,给予5年至7年的免征进口关税和增值税的过渡期限。”于是,她被指为“代表的是所处阶层的利益”。 当《新京报》的记者问张茵,“有人说你代表的是你所处阶层的利益,你认同吗?”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觉得我不代表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这样的对答实在太诡异。 第一个问题是,如果张茵“不代表任何一个人的利益”,那么是谁投票选她当上全国政协委员的?是其他动物吗?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张茵乃至潘石屹,不能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说话呢? 这里要简单说一下什么是“代议制”。一个国家的大事很多,人民群众每个都有一张嘴,七嘴八舌一说话,道理就会被唾沫淹没,所以,需要通过选举的方式―?

据公告,全国两会――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将分别于一个月后的3月5日和3月3日在北京开幕。可以预见的是,宏观经济政策将成为最重要的关注焦点。在这篇专栏中想讨论的话题是,我们愿意看到怎样的议政景象?

不久前 ,北京市人大代表、地产业的著名人士潘石屹提出了他的三个提案,“建议降低商业物业出租税;、建议北京市取消‘双限房’、让土地交易市场更加透明化。”媒体报道的标题是,《潘石屹人大提案被批“代表自己利益”》。到了网上,跟贴无数,砖石俱下,

我看着标题就想笑。在这篇专栏里试问一声:你指望潘石屹代表谁的利益?

这样的问号在上一年的全国两会上已经冒出来过了。

那次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香港玖龙纸业董事长、被胡润评上过“中国首富”的张茵提出了三个提案,分别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应取消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降低富人税负,把月薪10万元以上的最高累进税率从45%减至30%、鼓励企业进口先进高效的节能环保设备,给予5年至7年的免征进口关税和增值税的过渡期限。”于是,她被指为“代表的是所处阶层的利益”。 当《新京报》的记者问张茵,“有人说你代表的是你所处阶层的利益,你认同吗?”张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我觉得我不代表任何一个人的利益。”

3;且不管是怎样的选举程序,选出一些代表来,表达各自的意见。那些选出来的人,来自东南西北,长得千奇百怪,理念迥异,肤色各等,各自代表了选举他们的人,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天下大事,最后达成的共识,不是看谁的声音响,而是谁的得票多。根据现行大学课本上的表述是,“代议制度的产生发展反映了社会分工日益专门化和国家事务日益复杂化的客观需要······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新型的代议制,人民代表大会统一行使国家权力,是真正代表民意的代议机关。” 所以说,每一个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的人,大前提上,都是人民群众的代表,而小前提上,他们则必须代表那些投给了他们选票的那部分人民群众,这些群众基本上都可以被称为“利益集团”,比如工人是一个利益集团,农民也是,公务员也是,蒙古民族也是,当然,企业家也是。 我国的人大和政协选举制度很有自己的特色,它特别强调多阶层人群的均衡参与,所以在选票分配上考虑更是细致,让很多弱势群体、少数民族群体都得以参议国是。 因而,如果有人说,我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那么他只说了半句可说可不说的真理,接下来必须问,你代表了哪一部分的人民群众?如果他说,我代表了全部的人民群众,那么,他就有点太“托大”了――除非全部的人民群众都选了他。 说到了这里,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无论张茵或潘石屹,他们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说话,是他们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的本份,或可以说是他们的责任所在。而其本人,更不应该羞于此事。只有他们清楚是谁选了他们进议堂,他们才能够提出更专业、更有建议性的意见,而我们这些听众,才明白他们到底要说些什么,为了什么目的说这些。 至于他们所提议案能否被更广大的利益集团所认同,并最终以法律的方式确定下来,则需要议堂之上的辩论与表决。这是代议制度出现的本意。 你很难

这样的对答实在太诡异。

第一个问题是,如果张茵“不代表任何一个人的利益”,那么是谁投票选她当上全国政协委员的?是其他动物吗?

第二个问题是,为什么张茵乃至潘石屹,不能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说话呢?

想象几千个人聚在一起,都是代表着一个利益集团在说话的,想想吧,除了大合唱,那个景象一定很奇怪。 我真的很希望,人大代表潘石屹先生,政协委员张茵女士,能够好好的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把心里话说出来,把自己的政见表述清楚。在一个成熟的现代社会中,并不存在一个孤立的阶层,他们的诉求只有利于自己。譬如,潘石屹和张茵的那几个议案,都是公共利益表达的一部分。 布热津斯基曾经说过一段很有启发性的话,他认为,“一个不正常的公民社会的实质就是消除一切自发的政治生活,把社会中的人分裂成一个个的原子,其目的在于使每个人只能孤立地面对整个制度,从而使人感到形单影只,而且往往茫然若失,敢怒不敢言。”而“两会”制度正是为了让社会的各个阶层都能够形成鲜明的利益群体,以此来表达自己对制度的态度与解读。因此,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来切割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思路,现在应该被彻底地抛弃了。当这个社会上的每个人,都能够代表自己,以及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大声说话的时候――中国成熟了。

这里要简单说一下什么是“代议制”。一个国家的大事很多,人民群众每个都有一张嘴,七嘴八舌一说话,道理就会被唾沫淹没,所以,需要通过选举的方式――且不管是怎样的选举程序,选出一些代表来,表达各自的意见。那些选出来的人,来自东南西北,长得千奇百怪,理念迥异,肤色各等,各自代表了选举他们的人,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天下大事,最后达成的共识,不是看谁的声音响,而是谁的得票多。根据现行大学课本上的表述是,“代议制度的产生发展反映了社会分工日益专门化和国家事务日益复杂化的客观需要······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新型的代议制,人民代表大会统一行使国家权力,是真正代表民意的代议机关。”

所以说,每一个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的人,大前提上,都是人民群众的代表,而小前提上,他们则必须代表那些投给了他们选票的那部分人民群众,这些群众基本上都可以被称为“利益集团”,比如工人是一个利益集团,农民也是,公务员也是,蒙古民族也是,当然,企业家也是。

我国的人大和政协选举制度很有自己的特色,它特别强调多阶层人群的均衡参与,所以在选票分配上考虑更是细致,让很多弱势群体、少数民族群体都得以参议国是。

3;且不管是怎样的选举程序,选出一些代表来,表达各自的意见。那些选出来的人,来自东南西北,长得千奇百怪,理念迥异,肤色各等,各自代表了选举他们的人,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天下大事,最后达成的共识,不是看谁的声音响,而是谁的得票多。根据现行大学课本上的表述是,“代议制度的产生发展反映了社会分工日益专门化和国家事务日益复杂化的客观需要······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新型的代议制,人民代表大会统一行使国家权力,是真正代表民意的代议机关。” 所以说,每一个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的人,大前提上,都是人民群众的代表,而小前提上,他们则必须代表那些投给了他们选票的那部分人民群众,这些群众基本上都可以被称为“利益集团”,比如工人是一个利益集团,农民也是,公务员也是,蒙古民族也是,当然,企业家也是。 我国的人大和政协选举制度很有自己的特色,它特别强调多阶层人群的均衡参与,所以在选票分配上考虑更是细致,让很多弱势群体、少数民族群体都得以参议国是。 因而,如果有人说,我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那么他只说了半句可说可不说的真理,接下来必须问,你代表了哪一部分的人民群众?如果他说,我代表了全部的人民群众,那么,他就有点太“托大”了――除非全部的人民群众都选了他。 说到了这里,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无论张茵或潘石屹,他们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说话,是他们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的本份,或可以说是他们的责任所在。而其本人,更不应该羞于此事。只有他们清楚是谁选了他们进议堂,他们才能够提出更专业、更有建议性的意见,而我们这些听众,才明白他们到底要说些什么,为了什么目的说这些。 至于他们所提议案能否被更广大的利益集团所认同,并最终以法律的方式确定下来,则需要议堂之上的辩论与表决。这是代议制度出现的本意。 你很难

因而,如果有人说,我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那么他只说了半句可说可不说的真理,接下来必须问,你代表了哪一部分的人民群众?如果他说,我代表了全部的人民群众,那么,他就有点太“托大”了――除非全部的人民群众都选了他。

说到了这里,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无论张茵或潘石屹,他们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说话,是他们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的本份,或可以说是他们的责任所在。而其本人,更不应该羞于此事。只有他们清楚是谁选了他们进议堂,他们才能够提出更专业、更有建议性的意见,而我们这些听众,才明白他们到底要说些什么,为了什么目的说这些。

至于他们所提议案能否被更广大的利益集团所认同,并最终以法律的方式确定下来,则需要议堂之上的辩论与表决。这是代议制度出现的本意。

想象几千个人聚在一起,都是代表着一个利益集团在说话的,想想吧,除了大合唱,那个景象一定很奇怪。 我真的很希望,人大代表潘石屹先生,政协委员张茵女士,能够好好的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把心里话说出来,把自己的政见表述清楚。在一个成熟的现代社会中,并不存在一个孤立的阶层,他们的诉求只有利于自己。譬如,潘石屹和张茵的那几个议案,都是公共利益表达的一部分。 布热津斯基曾经说过一段很有启发性的话,他认为,“一个不正常的公民社会的实质就是消除一切自发的政治生活,把社会中的人分裂成一个个的原子,其目的在于使每个人只能孤立地面对整个制度,从而使人感到形单影只,而且往往茫然若失,敢怒不敢言。”而“两会”制度正是为了让社会的各个阶层都能够形成鲜明的利益群体,以此来表达自己对制度的态度与解读。因此,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来切割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思路,现在应该被彻底地抛弃了。当这个社会上的每个人,都能够代表自己,以及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大声说话的时候――中国成熟了。

你很难想象几千个人聚在一起,都是代表着一个利益集团在说话的,想想吧,除了大合唱,那个景象一定很奇怪。

我真的很希望,人大代表潘石屹先生,政协委员张茵女士,能够好好的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把心里话说出来,把自己的政见表述清楚。在一个成熟的现代社会中,并不存在一个孤立的阶层,他们的诉求只有利于自己。譬如,潘石屹和张茵的那几个议案,都是公共利益表达的一部分。

布热津斯基曾经说过一段很有启发性的话,他认为,“一个不正常的公民社会的实质就是消除一切自发的政治生活,把社会中的人分裂成一个个的原子,其目的在于使每个人只能孤立地面对整个制度,从而使人感到形单影只,而且往往茫然若失,敢怒不敢言。”而“两会”制度正是为了让社会的各个阶层都能够形成鲜明的利益群体,以此来表达自己对制度的态度与解读。因此,用意识形态的方式来切割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思路,现在应该被彻底地抛弃了。当这个社会上的每个人,都能够代表自己,以及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大声说话的时候――中国成熟了。

3;且不管是怎样的选举程序,选出一些代表来,表达各自的意见。那些选出来的人,来自东南西北,长得千奇百怪,理念迥异,肤色各等,各自代表了选举他们的人,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天下大事,最后达成的共识,不是看谁的声音响,而是谁的得票多。根据现行大学课本上的表述是,“代议制度的产生发展反映了社会分工日益专门化和国家事务日益复杂化的客观需要······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新型的代议制,人民代表大会统一行使国家权力,是真正代表民意的代议机关。” 所以说,每一个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的人,大前提上,都是人民群众的代表,而小前提上,他们则必须代表那些投给了他们选票的那部分人民群众,这些群众基本上都可以被称为“利益集团”,比如工人是一个利益集团,农民也是,公务员也是,蒙古民族也是,当然,企业家也是。 我国的人大和政协选举制度很有自己的特色,它特别强调多阶层人群的均衡参与,所以在选票分配上考虑更是细致,让很多弱势群体、少数民族群体都得以参议国是。 因而,如果有人说,我代表人民群众的利益,那么他只说了半句可说可不说的真理,接下来必须问,你代表了哪一部分的人民群众?如果他说,我代表了全部的人民群众,那么,他就有点太“托大”了――除非全部的人民群众都选了他。 说到了这里,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无论张茵或潘石屹,他们代表自己的利益集团说话,是他们当上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的本份,或可以说是他们的责任所在。而其本人,更不应该羞于此事。只有他们清楚是谁选了他们进议堂,他们才能够提出更专业、更有建议性的意见,而我们这些听众,才明白他们到底要说些什么,为了什么目的说这些。 至于他们所提议案能否被更广大的利益集团所认同,并最终以法律的方式确定下来,则需要议堂之上的辩论与表决。这是代议制度出现的本意。 你很难

 


http://t.sina.com.cn/invite/att_reqback.php?code=ivpbfzi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