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晓波的博客

中国公司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网易考拉推荐

“受害者”宗庆后?  

2007-04-09 14:25: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受害者”宗庆后?
 
娃哈哈的宗庆后现在成了一个“受害者”,近日他在媒体上频频爆料,声称十一年前落入了法国达能的圈套。其主要论据是,一,当年并不缺钱,合资是为了引进技术;二,十多年来,达能一点技术也没有提供,良好愿望落空,三,达能当年在合资协议中暗埋“机关”,造成娃哈哈的利益损失。四,达能其实很无能,把乐百氏搞得一团糟就是明例。其结论是呼吁抵制外资的“恶意并购”。当今国内舆论呈一边倒,大有将达能赶出娃哈哈、赶出中国之势,作为娃哈哈十多年的观察者,我实在有说一点情况的责任。
 
一,娃哈哈合资并不是不缺钱。1993年前后,宗庆后从乌烟瘴气的保健品市场且战且撤,转而进入饮料领域,却陷入了寻找不到主打产品的困境,他先后开发出酸梅饮、关帝白酒、清凉露、平安感冒液等新品,甚至还去做了涪陵榨菜,但是这些产品无一成功,更严重的是,他投资娃哈哈美食城,期望以此上市却不果,公司一度陷入了经营上的绝地。公司发年终奖已无现金可发,便给各部门经理发饮料相抵,宗的办公室窗外是一座立交桥,有员工就在立交桥上摆摊叫卖娃哈哈饮料,令宗无比尴尬。便是在这时,达能前来洽谈合资。在我看来,娃哈哈当时拿到的实在是一笔救命钱,有了那笔注资,宗庆后找到纯净水产品,才有了后来的“奇迹”。
 
二,达能并非一点技术都没有。饮料是一个带有很强流行特征的概念性行业,其所谓技术含量的界定非常困难,我跑过国内很多饮料企业,老总们都说不太清楚饮料的技术到底是什么,即便大如娃哈哈也不知道。宗庆后曾经说过一件事,某年,他想投资搞一个饮料研究中心,达能方面请他去参观达能新办在巴黎近郊的一个研究中心,他回来后说,原本对达能的专业能力很怀疑,这是第一次有服气的感觉。他原本计划投巨资搞的研究中心后来就一直没有建起来。据我了解的情况,这些年让娃哈哈赚了很多钱的维生水饮料激活,其技术起点就是来自达能。宗庆后是营销上的奇才,其主要的“武器”一是创建了联销体模式,二是始终坚持跟随者战略,所以至今娃哈哈几乎所有成功的产品都是“跟进式的成功”。
 
三,达能与娃哈哈的关系从一开始就非常的不正常。一个众所周知的情况是,达能入主娃哈哈,居然没有做过尽职调查,甚至连娃哈哈的财务报表都没有经过核实。合资之年,娃哈哈已是盛名在外,尽管内部资金紧张,在外面宗庆后依然表现得非常强势,有一次在香港谈判,一言不合,宗就飞回杭州,宣称不谈了。达能当时主持此事者急于合资成功,步步退让,由此埋下不谐前提。合资十一年来,达能始终没能向娃哈哈派进一个人,宗庆后以小股东身份全面排斥大股东,搞成一个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也算是公司治理史上的一大奇观。由于娃哈哈效益很好,达能当年投资成为一笔非常合算的生意,所以双方心态非常微妙。
 
四,达能在经营上表现得颇为无能。跟宗庆后的善战相比,达能在中国市场上是一个成功的投资者,却在营销上很是失败。它进入中国比娃哈哈创建还早一年,做酸奶、做饼干、做啤酒,没有一个成功的。达能在中国最终成为了一个行业的整合者,它先是进入娃哈哈、乐百氏,将中国最大的两家饮料公司收入旗下,继而染指光明、汇源、蒙牛等等,其战略企图非常清晰。2001年,达能将乐百氏的创始人何伯权“排挤”出管理层――在另外意义上,也可以理解为何伯权团队套现撤出,据我了解,何团队走时套现20多亿元,是迄今中国企业家一次性套现最多的案例。达能接手乐百氏后,数番折腾却效益日降,硬生生把一个大好企业搞到了亏损。这也是宗庆后十分“看不起”达能的缘故。
 
从上述情况分析,宗庆后对达能之不满可以想见,在他看来,达能当年是捡了个大便宜,如今他年过六十,已到去留的关键时刻。此次悍然挑战大股东,颇有倾命一搏的意味。如果能够依靠舆论的力量收回股份那是上上之选,如若不能,也处在一个很有利的谈判高位上。
 
然而,在我看来,宗庆后之诉求颇有可商榷的地方。因为,自始至终,达能并无大错。当年协议白纸黑字,如果真的埋有“机关”,也只好怪自己眼睛不亮,怎么可能有推倒重来的道理。而试图通过煽动民族主义情绪来推动其事,则更令人担忧和不应该了。饮料行业早就是一个完全竞争领域,国家政策并无保护之必要,一切愿卖愿买,按娃哈哈与达能的状况,不可能存在恶意并购的前提。在这样的领域里,也以“民族大义”的名义呼吁保护自卫,则有点贻笑大方,视天下为无人了。
 
我做此文,颇为犹豫。我跟踪娃哈哈十多年,还写过《非常营销》一书,此文一出,十多年交情或许付之一炬。但是,事实就是事实,这把火再烧下去,对中国商业的健康成长实在不利,也被国际舆论“看笑话”。冒险而作,文责自负。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