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晓波的博客

中国公司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网易考拉推荐

受伤的何志毅  

2007-12-05 18:0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吴晓波

  我没有想到“何志毅风波”会闹得那么大,南方一家周报用头版及二版两个版面的篇幅报道了此事。看到报纸后,我给还在成都讲学的何老师去电话,我说,你其实是一个弱者,可惜你还没有学会扮演弱者。

  我认识何志毅有两年了,我们走得很近,是因为我们都在干同一件事情,为中国企业的管理案例留一点东西。记得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论坛上,他十分激动地讲他想要建立中国企业案例库的宏伟理想,他的参照对象是哈佛大学商学院那个著名的公司案例库。他已经有一个宏大的规划,并且已经用将近10年的时间完成了2500个以上的案例工作。这是一个讲起理想来眼睛会放光的人,他似乎已有一个五年的建设方案。

  在此前,我了解他,是因为他发起主办的一些活动,如“中国最受尊敬企业评选”——我曾经听很多企业家告诉我,这是他们最重视的评选之一,还有“中国管理学院奖”,还有一个社会责任同盟。在很多人印象中,何志毅是一个活跃的社会活动家。

  何志毅的经历不是学院派的,也不是海归派,他毕业于复旦,然后在福建当过国有企业的总经理,那是一家有数千人的大工厂,他让它从亏损变成了盈利,后来他又去复旦读博士,再后来进入北大读厉以宁的博士后。管理案例研究中心是他一手拉大的,一开始,它只是一个“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只有几十万元的启动资金,而到现在,已经在案例开发和项目运营中投了上千万元,那都是何志毅从各个企业“讨”来的资金。我知道,在他的规划中还有一些很有意义的项目,它们如果实现,将使中国公司的案例研究真正形成一个规模。可惜,他可能没有机会了。

  案例中心是一个没有正常现金流收入的“成本中心”,我曾经不解地问何志毅,为什么不开办一些案例研究的总裁班课程,那一定会很受欢迎。他说,根据某些规定,案例中心不能从事这样的业务。所以,中心的收入其实就靠他去四处“化缘募集”了,在无比现实的中国企业家里干这种事情,难度之大是可以想见的。

  何志毅这次惹祸是因为《北大商业评论》的事情,说他把这本杂志“出卖”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的争论都把这个事情绕过去了。据我了解的情况,之前的《北大商业评论》一直是“以书代刊”,稍稍了解中国出版法规的人都明白,“以书代刊”没有任何的商业价值,因为它不能经营广告,也不能通过邮局进行征订。所以,只有找到一个杂志刊号,它才算是真正的杂志,才能真正落地。何志毅通过跟河南出版集团合作方式,解决了这个问题,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也给《北大商业评论》弄到了迟来的“准生证”。如果现在解除这个合作,再回到“以书代刊”,《北大商业评论》就没有什么商业价值了,甚至可以说难以为继。这么简单而明白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人好好地说一下呢。

  有一次,何志毅跟我开玩笑说,你不容易,一个人就敢搞企业史。我说,我是那种不会进入任何“体制”的人,商业写作是我的爱好,写出来了有人买,我继续干,如果没有人要,我最多摸摸鼻子,到千岛湖上晒太阳去。而你与我不同,你背负着一个北京大学管理案例研究中心的大招牌,干不好了,是北大的事,是中国管理学界的事,其实,命苦的是你。说到这里,他就笑。现在,他笑不出来了。

  我一向敬重那些有责任感的人。天下的事情,好就好在有那些人。不过,有时候,可悲也可悲在这里。老舍在《茶馆》里写道,我爱这个国家,可是谁爱我呢。他写的是解放前,今天,中国正逢盛世,个人只要想有所作为,做利国利他的事,都可以找到空间。只不过在一些组织里,老舍式的悲哀依然存在着,无非这次轮到了何志毅。

  在我们社会的一些领域,有的“单位”或机构,还是习惯于轻易去动用制度资源,对那些能创造出增量价值的下属进行“管理”,这当然是它们的权力,从管理角度看也有一定道理,只是没有谁对这种“管理”的更复杂后果负责。

  被剥夺的何志毅,现在是一个受伤的人。报纸上说“教授欺负院长”,但以我对何志毅的了解,他不是一个会欺负谁的人,他从不会欺负合作伙伴,不会欺负学生下属,又怎么敢欺负上司呢?不过,其实“放下是实地”,这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而真正受伤的可能是中国管理案例的建设工作,它可能会推迟五年、十年,甚至更久。还会有何志毅这样的傻子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