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晓波的博客

中国公司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网易考拉推荐

我总是生活在表层  

2006-09-18 15:40: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八年前写的文字,那时我大概30岁上下,正是许知远同学现在的年龄。现在想来,这种不求上进的观念,真正左右了我的人生。今日找到,贴在这里,权当是对过往岁月的晾晒。

【我总是生活在表层】
英国思想家柏林一直老到97岁才十分情愿地去世了,这位被称为本世纪英国最著名的“用嘴巴思考”的思想家,在论战中渡过了激烈的一生。在过去的将近一个世纪中,从死去的康德、马克斯·韦伯到活着的哈耶克、维特根斯坦、维柯,无一不成为他攻击的目标。然而,每一次论战又都无不落了同一个下场:柏林以他的偏持再一次证明了对手的伟大和高远。
可是,柏林数十年来永远是一付洋洋自得的样子。1957年,柏林接受英国王室授予的勋爵头衔,在晚会上,他的一位女友当面讽刺说,女王的这个爵位是为了表彰他“对于谈话的贡献”而颁发的。这一刻,周边的绅士们都变了脸色,唯有柏林还是一派好心情的模样。
晚年,柏林的传记作者伊格纳蒂夫忍不住问柏林:为什么可以活得如此安祥愉快?
老柏林见左右空无一人,便俯下身子,低声回答说:他的愉快来自浅薄,“别人不晓得我总是生活在表层。”
我不愿意将柏林的“生活在表层”理解成另一种特殊的深刻,我宁愿相信,表层就是表层,象浅水的鱼,低空的鸟,孩子无邪的笑,从树梢尖头掠过的风,浅薄也是一种很纯粹,很透明的生命表达。
王蒙在论及杨沫《青春之歌》的主角林道静时说,林道静在逃婚无望之际被余永泽所救,并从而与余同居。然而后来,她还是毅然地与余决裂了。这不仅是基于政治立场的冲突,同时,更是人生观的冲突。如果与余厮守下去,理想主义女青年林道静必然走向世俗化,生孩子,持家,算计收入支出,对付生老病死,这样,没了激情,没了浪漫,没了戏,不但林道静不答应,读者也不答应。
不答应的,是一种反世俗的,精英式的生活姿态。革命与青春,爱情与浪漫,构成了生命中一对让热血沸腾的精灵,那些与生活本身无关的挫折和跌荡,便在这样的不计后果的沸腾中消耗成了一个人生存的意义。你必须不平凡,你必须活得不像别人,你必须搞得大家瞠目结舌,你必须把头发弄乱,你必须一个猛子扎到生活的深层,哪怕呛得个半死也在所不惜,最好就此咽死了。
在历史上的很多时候,便是这种与青春俱在的激荡成为了无数政党、宗教及各种世俗势力所利用和攫取的力量。在高高飘扬的旗帜之下,狂热被唤醒,青春被点燃,一将功成万骨枯,枯了的万骨又堆成一座无名的丰碑,成为下一个功名的宣誓坛。
现在,我只想逃离这些理想的深渊,哪怕被视为平庸和懦夫;
现在,我只想在西子湖畔的草地上打个滚,哪怕被目为胸无大志和市侩;
现在,我只想与家人厮守一世,看她生孩子时的痛苦,看她买新裙子时的欣喜……
现在,我只想与任何主义,理想,精神均毫无干系地,浅薄地呼吸,吃饭和睡觉。在不熬夜的前提下写点文字,在大运河边购一套房子,在好朋友中间插科打诨,繁荣的时候赚点钱,打仗的时候远离战火,老去的时候能死在病床上,有亲人为我轻轻哭。
我会为年老者让座,我会捐钱给孤儿院,我或许还会与闯进家门的歹徒殊死搏斗,但我不会绑着一身的炸弹冲进某一个商场,我不会为某些“理想”流离失所,痛不欲生,我不会让什么“领袖”成为我的精神家园的主子。
在我们这颗缓慢地转动了上亿年的地球上,所有植物和动物从来就是很简单地生长和衰老着,所有的文明和国度从来就是很简单地兴盛和熄灭着。没有什么是不可或缺的深刻,一位在木桶里洗澡的希腊哲人对前来拜访他的国王说,别挡住我的阳光。
生活的意义主就是这么浅薄,只要不挡住,阳光就肯定会照到你身上。
“你觉得一只鸡蛋的味道很好,但何必非要去认识生蛋的那只鸡?”我不喜欢这样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幽默,如果有一只鸡用这样的口吻来出售它的鸡蛋,我宁愿不吃它的蛋,我喜欢那些既会下蛋又很漂漂亮亮,性格开朗的鸡;
“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我誓死捍卫你发表意见的权利。”我也不喜欢这种咬牙切齿的宽容。似乎,没有什么思想和意见,是值得去“誓死捍卫”的。只要站在一千年之外,你会发生,没有一条真理是绝对的,没有一条道路是唯一的。
我喜欢那种宽宽松松的思想和文字,我喜欢那些闲闲散散的人和他们的生活方式,我喜欢混迹在他们中间,让时间和生命很浅薄地一掠而过。
“别人不晓得我总是生活表屋。”我喜欢老柏林俯下身子说这句话时的自得和狡黠。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