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晓波的博客

中国公司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网易考拉推荐

我总是与他们格格不入  

2006-09-18 15:39: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绝不是敌人,但也不再可能是肝胆相照的朋友,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必须格格不入。”--这个念头,是在一次论坛期间突然萌生出来的。
我总是与他们格格不入
我必须承认,我总是与他们格格不入。
他们是之前被称为老板、经理,现在叫做总裁、CEO、企业家的那些人。这16年来,我一直跟他们厮混在一起,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无法让自己跟他们心脉相连。在第一年当记者的时候,我给一家企业写了篇报道,老板大方地对我说,“从现在起,你所有的出租车票都可以来我这里报销。”我至今记得他那付诚恳而慷慨的神情。在大学的最后一年,我遇到过一句话,“你必须有一份不以此为生的职业。”我原来以为它讲的是一个知识分子的职业观,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也是我跟他们必须保持的一个距离。
这些年来我目睹了太多的金色传奇,它们的诞生如《纳尼亚传奇》里的狮王降临,光芒万丈得让人不敢逼视,现在,它们有的已沉没在历史的海底,有的还在镁光灯下不倦地起舞。过去的经验,让今天的我总是心怀叵测,当一个被包装等无比光鲜的商业故事出现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往往是――“我不相信”。我总是想求证那些违反了自然规律的“灵异现象”肯定有它不可告人或未被揭示出来的一面。要命的是,在很多时候,我的预感往往不可救药地变成事实,这又一次次地让我陷入失望。常年以来,这种“不健康”的心态使得我跟他们总是格格不入。
我参加过无数的论坛、演讲,每当我坐在他们中间或旁边的时候,总是会浑身的不自在,特别是听到他们喋喋不休地阔谈社会责任和公共道德,我就会发生不良的生理反应。有一次,我在上海主持一场“峰会”,一位开发商与一位政府官员为了“房价到底该如何走向才对上海市民有利”,争得面红耳赤。我忍不住在中间插话说,“你们不说,我倒还挺清楚,你们越说,我是越糊涂了。”这是鲁迅先生讲过的话,他们一定没有听说过,所以两人都很不爽的样子。我也没有办法,我实在是忍不住,对于那些利益集团以改革发展、全民福祉为名义而大肆进行的攫取行为,我总是难以遏制自己的厌恶。我无法阻止他们,但我总可以与他们格格不入。
我从来不否认这是一个“企业家的年代”,在1987年,伟大的彼得·德鲁克就是这样预言的。商业正在成为改变世界的最重要的力量,在如今的欧洲思想界,一本《当企业购并国家》的书籍正受到关注,作者在思考“如何抵抗跨国公司对公共利益的侵略”时,给出的惟一建议是发挥非官方组织和公民的力量,比如,WTO在香港开会的时候,跑到会场外面去绝食或扔臭鸡蛋,或者,动用绿色和平组织或工会的力量开展形形色色、带有娱乐色彩的示威游行等等。这样的“解决方案”听上去非常的乏力,更让我感觉我的这份格格不入可能是一个普遍的“思想病”。
在过去的很多个时刻,我都差一点成为他们中的一员,那真是一种很难抵抗的诱惑,我们的国家和家族,都无一例外地贫困了一百年,当财富游戏的轮回终于到了我们身上的时候,你很难真正的置身度外。我必须承认我出卖过自己,这是原始积累的一部分,否则我无法在今天可以躲进资料室里不愁吃喝地写作那本没有任何资助、也没有预支稿费的《中国企业史》。但我始终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中的一员,我缺乏某种天赋,更致命的是,缺乏投身金钱游戏时的那份难以言表的快感。有一次,我向一位已经拥有10亿元身价的企业家朋友提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你已经有那么多的钱,为什么还要继续做下去?”他说,“我想要挑战自己,我想知道到底我这辈子能够赚到多少钱。”这是我听到过的最有“理想主义气质”的回答,金钱在这里已经变成了个人奋斗的目标,它符合“一个人总是要有点理想的”这条最高指示,不过从我的价值观来说,它总是让我感觉格格不入。
当我写到“企业家朋友”这个词的时候,正在快速打字的手迟疑了一下,因为,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他们真正的朋友。早年的时候,一位很著名的企业家――他现在已年过60,是富豪榜上的常客,曾经开玩笑地对我说,“你是喝着我们的奶长大的。”我同意他的这个说法,在我很漫长的记者生涯中,这些企业家确实用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启蒙了所有的中国改革观察者。但是,时到今天,这句话已经随风而逝,中国正在成为一个日渐成熟的现代国家,那些被践踏和破坏的自然环境与社会秩序到了修复和重建的时刻,必须有一群人站到他们的对面,成为任何利益集团的天然的反对者,我们绝不是敌人,但也不再可能是肝胆相照的朋友,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必须格格不入。
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过“再穷也要站在富人堆里。但我会永怀廉耻之心。”这段“犯贱的话”被年轻的朋友在网上骂得狗血喷头,不过我还是坚持这样的观点。你必须行走天下、阅人无数,你必须览尽春色、尝遍佳肴,你必须知道商业是怎么一回事,你才可能心怀中正,从容平和。
有的时候我会非常的孤独,行走在奢华、喧嚣的商业走廊里,我与很多熟悉的面孔形同陌路。不过,我开始渐渐习惯这样的角色,德鲁克在《旁观者》中说,“我从来没这么高兴过,我终于发现我不属于那一群人。”
我喜欢这个一辈子住在小城镇里的著名老头,他终生站在商业世界的核心,却至死格格不入。
【周末画报 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