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吴晓波的博客

中国公司观察

 
 
 

日志

 
 
关于我

著名财经作家。哈佛大学访问学者,北京大学案例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史研究室主任、客座研究员,“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常年从事公司研究。2007年起出任第一财经频道《中国经营者》栏目主持人。主要出版著作有:《大败局》、《大败局2》、《穿越玉米地》、《非常营销》、《被夸大的使命》和《激荡三十年》上、下卷。其中《大败局》被评为“影响中国商业界的二十本书”之一,《激荡三十年》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最佳商业图书”。

网易考拉推荐

三大师  

2006-09-18 15:1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2岁那年,我夹着一本《从文自传》在湘西流荡了一个月,我从怀化溯流上行,历沅陵、凤凰、常德诸县。我坐在沅水的船上想象当年沈从文也在这条水上每隔一天给他的三三写信,我看着他看过的那些风景,“一切光景过分的幽美,会使人反而从这光景中忧愁”,我在他出生的木床上跟他80多岁的表妹聊天,老太太目已半盲却牙齿白洁,我去看夕阳下的凤凰城墙,很多年前,少年沈从文也在这里站立过,远远地看墙上一字挂出一千多颗人头。
沈从文的文字委婉而冷酷,如丝般柔滑清纯却让人冷到骨子里去,他那种对生命珍视到极致却又实际上完全的无所谓的倔强态度,实在令人着迷。我读过沈从文所有的文字,但是说实话,我只喜欢《从文自传》和《湘行散记》两部,我脑海里常常会走过一个人,他出身在偏远的苗乡,祖上因从军杀人多而当上大官,他很小的时候就扛上了枪,整天跟在一大群流氓和农民兵后面讨生活,他很早就看到过喷血的人头和女人雪白的胸脯,他的渺小的生命很多次会突然熄灭却竟奇迹般地苟延了下来,后来他进了大城市,在当印刷工厂的活计时突然想到要当作家,于是便整天趴在北方的寒炕上,一边流鼻血一边写从前那些荒唐而离奇的经历,就这样他竟成了作家,还当上了教授。他相中了一个女学生,便整天死缠烂打,把一封封的骚扰信不间断地发去,直到那个女子莫名地动情了为止。他中年以后,就没有写出过什么东西,在写了很多讨好文字却还不被宽恕的情景下,他当上了博物馆的讲解员,他不抗争,不自杀,不潜逃,也不偷偷的写日记,他象一条赖皮狗一样活到很老,死的时候,学生问他,还有什么话要交代?他说,我对这个世界,已经无话可说。
这样的人生,象极了他的文字,平缓优雅而冰冷透澈、貌似柔软却无比倔犟。我在青年的时候碰到沈从文的文字,却好象是命中注定,他和当时盛行的尼采、海德格尔等思想纠缠在一起,让我对生命开始产生别一样的思考和态度。
在影响我的文学家中,我还愿意把大师的头衔献给另外两个人。
第一个是张承志。我希望他写过的其他小说或文章全部烧掉,只剩下一部《心灵史》,自有现代汉语以来,这部小说是迄今汉文字在“叙述之美”上所达到的最高境界,台湾李敖吹牛说,写汉字他包走了天下前三名,尽管我也很喜欢他的风骨和研究问题的方法,但是因为有了张承志,所以他最多只能包走第二名到第四名。张承志的文字有一种由内散发出来的极致之美,他的每一个字都好象可以掰开来看,里面有血有肉有骨骼脉络。与他相比,鲁迅的激愤、张爱玲的聪慧、周树人的淡雅,固然也自成一派气象,但是到张承志那里却已经无天无地,浑然天成。他有一种特别刚烈的悲悯,好比他写道,一个人孤身深入贫瘠无比的黄土高原,在一个小屯里听吃不饱饭的穷汉子细说百年前与前朝浴血抗争的往事,某一日要离去,穷兄弟送他出门,突然天降大雪,无比大的雪,白茫茫一人枯立天地间,前途来路均被阻拦,思量人间悲喜,心房好象被无常狠狠地击打一拳!读他的文字,常常会让你摔书而起,走到户外或阳台上,仰望星辰而不知所云。我不知道到我五十岁的时候还会不会象三十多岁这样的喜欢张承志,因为我那时候可能已经平和,已经“放下”,而在此时此刻,却只有他的文字让我一边读一边打寒颤。
第二个是金庸。金庸创办《明报》,日日写头版专栏,针砭时政前后二十余载,而同时他竟还写武侠小说,一天一段,前赴后继,创造另一个虚幻的江湖世界。读金庸的小说,每每让人热血沸腾,想象郭靖站在襄阳城头大声说,“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想象萧峰在夕阳峡谷中把宝刀拍进自己的前胸,那份豪情气概却可以市井中人陡然呼啸。我从走出大学起,便日日在商业世界中厮混,所见之人均为精怪,所历之事全数传奇,若奋而跻身其间,早就在金钱游戏中乐不思蜀了,却还哪里肯坐在一支台灯下写字读书。好在金庸的书读多了,便常常把一个个企业的起伏看成是大大小小的江湖,把一桩桩成败是非当成是命中逃不过的报应因缘,便这样少了入场竞斗的力气,反倒能闲气地在旁边看看,当成是他人的世界,别处的生活。就好象彼得·德鲁克每隔五年要读一遍《莎士比亚全集》一样,现在,我每隔三五年也会忍不住再读一遍金庸小说,我们所处的这个商业年代和日常生活实在太过委琐,唯有在金庸的江湖里你可以重回天籁而不知魏晋。
对金庸不满的是,他写的太多。我有时候便想,如果他这辈子只写过《天龙八部》、《射雕英雄传》和《鹿鼎记》,那么他的声望大概比现在还要高出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